素以为绚:从宋代陶瓷艺术看檀颂新中式家具的“素”美文化


子夏问曰:“巧笑倩兮,美目盼兮,素以为绚兮,何谓也?”子曰:“绘事后素。”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——《论语》

一、源于孔子的“素”审美艺术理念

子夏问道:“《诗经·卫风·硕人》篇有‘轻盈的笑脸带着酒窝啊!美丽的眸子黑白分明啊!好像洁白的质地上画着美丽的图案啊’的诗句,它的意义是什么呢?”孔子说:“绘画之事是在有了洁白的质地之后进行的。”

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出,孔子提倡那种天然的、返璞归真的、不加修饰的事物,认为素是最好的,绘事是其次的东西。他认为美不需要装饰,“素”本身就是绚烂的,不需要后天的涂脂抹粉。绘事是以五彩来装饰,低一层次,略逊一筹。

 

二、宋代瓷器对“素”美的表现

由此论及宋代的陶瓷艺术,这种审美理念与之是一脉相承的。

两宋陶瓷以其无染无为的釉色、质朴自然的装饰、雪貌冰肌的柔弱感和天然自成的“缺陷”美创造了中国陶瓷艺术一个难以超越的高峰。其最成功的艺术成就即是两宋陶瓷颜色审美中“素”审美文化的特征。

宋代时期,自然朴素的“素”文化有了人的感官参与,作为一种颜色表述,“素”文化的颜色审美观才第一次以它的自然属性出现在陶瓷上。宋人认为颜色也是宇宙中事物,要还原它本来的规律,明艳灰暗,浓厚浅薄,既要尊重各个颜色的自然属性,又要配合陶瓷的器形纹理装饰,又要尊重创作者自身的感官上“五觉”精神“心觉”的根本需求去创造,展现出“虽由人作,宛自天开”一种铅华洗尽的自然“素”美。

这种无俗气无匠气无火气一切都神工独运、肇自然之性的“素”美,我们可以通过宋朝五大名窑去品读。

1汝窑青瓷

图片1.jpg

汝窑青瓷胎色呈香灰色,釉色以纯正的天青色为主,雨过天青云破处之称。青瓷色调呈现出一种平和、淡雅的气韵,符合文人士大夫的审美意识。

2、官窑青瓷

图片2.jpg

官瓷艺术上追求质朴无华、淡雅自然,胎骨坚薄,釉色翠美清新,腴润如脂,纹片纵横,飘逸流畅,“紫口铁足”是其独特名贵处。

3、定窑白瓷

图片3.jpg

定窑以烧白瓷为主,瓷质细腻,质薄有光,釉色润泽如玉。其瓷胎色洁白,胎体坚薄,胎质细腻,不太透明,施釉极薄,可以见胎,釉面莹润如玉,釉色被形容为象牙白。

4、哥窑青瓷

图片4.jpg

“铁足圆腰冰裂纹,宣成踵此夫华纷”,哥窑瓷造型端庄古朴,器身釉色滋润腴厚,传世者弥足珍贵。哥窑属青瓷系列,釉色为青釉,浓淡不一,有粉青、月白、油灰、青黄等色。胎色有黑灰、深灰、杏黄、浅灰等。

5、钧窑

图片5.jpg

古人曾有诗赞曰:"绿如春水初生日,红似朝霞欲上时。烟光凌空星满天,夕阳紫翠忽成岚。”钧瓷色彩交融流布之处,或似雨后虹霞在天;或似深峡旷谷飞瀑;其朦胧隐约,如天象地文,引人遐思无穷,观其漫无崖际之变化,皆自以为独有心领神会之境界。

 

“宋朝瓷器以纯粹单一、朴素无华的颜色表现美,并赋予这种表现力丰富的文化内涵,对后世的现代艺术创作具有积极的意义。”

 

三、素以为绚:檀颂新中式家具“素”美的现代表达

古代美学,到宋代达到最高水平,要求绝对单纯,就是圆、方、素色、质感的单纯。陈寅恪先生曾言:中国文化“造极于赵宋之世”。

宋朝人用墨画画、烧单色釉瓷器,极简的“素”美在宋朝达到了极致。历经千年的发展和积淀,这种独一无二的美学历久弥新,在檀颂新中式家具“和·空纳万境”系列产品的设计中重新演绎。

图片6.jpg

檀颂设计师极为欣赏宋代瓷器的艺术,认为“宋代陶瓷追求精美而不显雕琢,颜色清新素雅而不崇贵丽矫饰,简约守拙而不令豪华繁琐,含蓄幽深而不一览无余,飘逸脱俗而不拘泥于浅薄俗套,‘虽由人作,宛自天开’。这种美是一种享受,越享受越有分享的冲动,所以把它融入到家具的设计中。”

两宋陶瓷的素净颜色比任何时期的艺术都要纯粹,体现了宋人博学深思、淡泊超脱的精神,我们的新产品也要有这样的艺术美和内涵美,因此采用纯粹的雅黑色是正确的。”当时在颜色的选取上意见不一,凭着如此精到的诠释,最终力排众议,坚持用自己的方式表达对设计与文化的理解。

168B单人位沙发.jpg

因此,檀颂“和·空纳万境”系列产品形成了自己独特的产品特色,所有的实木部分统一用黑色,软包部分采用灰白色等纯粹的颜色,而在边角、拉手等部位,则用亮丽光泽的铜制五金点缀,起到画龙点睛的效果。总体上看,黑色为主体颜色,表现深沉静默的特质,搭配其他颜色,显得静默而又灵动。

168书椅.jpg

宋瓷中除了定窑的白瓷有刻花、印花、绘花装饰以外,其它几个窑的陶瓷都是没有过多装饰的单色瓷。但是这样装饰也不是一览无余的平实和死板,而是一种讲究自然无为的美学思想,并且利用釉色在烧制中的自然变化来使单面釉色更加具有生命力。檀颂“和·空纳万境”系列产品纯粹而不死板的色彩运用,正是对宋瓷艺术的造诣最极致的借鉴。

168吧台椅+168吧柜.jpg

罗丹曾经说过:“艺术最大的困难和最高的境地却是自然的、朴素的描绘和写作。”这说明自然、朴素、淡泊的审美境界,是艺术中的最高境界。“和·空纳万境”系列摆脱华丽繁缛,通过纯粹的颜色追求平淡自然的境界,达到平淡朴素之美,表现出对自然的追求、对内在美的追求、对精神美的追求的“素”文化的审美情趣。

168休闲椅.jpg

由于文人士大夫的审美情趣影响着两宋陶瓷颜色的审美文化,因此宋代陶瓷颜色就显示着内在精神与道的合一,省略了外在形式的存在,“道”精神强调了重视精神和内在的审美倾向。董其昌认为:“人情到了富贵之地,必求珠玉锦绣,粉白黛绿,丝管羽毛,娇歌艳舞,嘉馐珍撰,异香奇臭,焚膏继晷,穷日夜之精神,耽乐无节,不复知有他好。”“故浓艳之极,必趋平淡;热闹当场,忽思清虚。”这里所说的道,是指绚丽、热闹凝练升华成平淡自然的结果,这是古代文人君子的精神内涵,也是现代儒雅人士追求的君子精神。檀颂“和·空纳万境”的内在诉求就在于此。

168B休闲椅组合.jpg


素以为绚,或许这是檀颂“和·空纳万境”最恰当的诠释。


标签:檀颂;宋代瓷器;新中式
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中外E家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中外E家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
阅读:1246
扫一扫 在手机阅读、分享本文
上一篇